几只藏羚羊缓慢踏上青藏公路五道梁附近的野生动物通道后,经过几分钟打探,迅速穿过公路,随后30多只藏羚羊紧随其后快速过公路……这是青海生态之窗远程网络视频观测系统7月31日在可可西里地区观测到的画面。

  目前,可可西里藏羚羊进入回迁季。在藏羚羊大产房可可西里卓乃湖区域结束产仔的藏羚羊,已陆续携幼仔返回原栖息地。

  位于可可西里地区的青藏公路3001、3002公里处是藏羚羊迁徙的重要通道。7月25日开始,几乎每天都有藏羚羊穿越青藏公路,且数量持续增多。可可西里五道梁保护站巡山队员朱志林说,截至目前,穿越青藏公路的藏羚羊已超过790只。

  为保障藏羚羊安全迁徙,可可西里五道梁保护站的巡山队员正日夜在青藏公路巡护。如发现有藏羚羊群试图穿越公路,他们会第一时间实施临时交通管制。

  青海生态之窗远程网络视频观测系统7月31日观测画面显示,40余只藏羚羊14点30左右陆续穿越青藏公路。五道梁地区被认为是青藏公路最难走的路段之一,受地理位置、高原气候等因素影响,极易令人产生高原反应。交通管制时间不能太久。朱志林说,在保障藏羚羊安全迁徙的同时,也要确保司机和游客的生命安全。

  7月15日驻站值班以来,朱志林和同事丁热每天都要沿青藏公路来回巡护12个小时以上。每次临时交通管制前,他们要先用望远镜目测藏羚羊与公路的距离,等待羊群逐步靠近公路后,再一人一边拦截车辆。

  藏羚羊生性敏感,特别是刚出生的小羊。朱志林说,藏羚羊的奔跑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80公里,但在穿越10米宽的青藏公路时,它们往往放慢速度反复打探,穿过公路后还继续奔跑一段距离,直至到达远离公路的安全地带。

  十年前观测藏羚羊,它们需要来回徘徊、尝试两三天才能通过青藏公路。而现在,羊群短则十多分钟、长则几个小时就可以顺利通过。我国藏羚羊保护专家、陕西省动物研究所(西北濒危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吴晓民说,人类加强了对动物的保护,动物也在逐步适应人类和人工设施的存在。

  目前,可可西里藏羚羊种群数量已从1997年的不足2万只恢复到7万多只。

  游客看到藏羚羊很兴奋,甚至还有人停车走到保护区里拍照。朱志林说,胆小的藏羚羊一看有人靠近,就会往回跑,这样会延长它们穿越公路的时间。可可西里相关部门呼吁,目前正值藏羚羊迁徙产仔季,过往车辆和游客应听从巡山队员指挥,禁止一切单位或个人随意进入保护区。

  几只藏羚羊缓慢踏上青藏公路五道梁附近的野生动物通道后,经过几分钟打探,迅速穿过公路,随后30多只藏羚羊紧随其后快速过公路……这是青海生态之窗远程网络视频观测系统7月31日在可可西里地区观测到的画面。

  目前,可可西里藏羚羊进入回迁季。在藏羚羊大产房可可西里卓乃湖区域结束产仔的藏羚羊,已陆续携幼仔返回原栖息地。

  位于可可西里地区的青藏公路3001、3002公里处是藏羚羊迁徙的重要通道。7月25日开始,几乎每天都有藏羚羊穿越青藏公路,且数量持续增多。可可西里五道梁保护站巡山队员朱志林说,截至目前,穿越青藏公路的藏羚羊已超过790只。

  为保障藏羚羊安全迁徙,可可西里五道梁保护站的巡山队员正日夜在青藏公路巡护。如发现有藏羚羊群试图穿越公路,他们会第一时间实施临时交通管制。

  青海生态之窗远程网络视频观测系统7月31日观测画面显示,40余只藏羚羊14点30左右陆续穿越青藏公路。五道梁地区被认为是青藏公路最难走的路段之一,受地理位置、高原气候等因素影响,极易令人产生高原反应。交通管制时间不能太久。朱志林说,在保障藏羚羊安全迁徙的同时,也要确保司机和游客的生命安全。

  7月15日驻站值班以来,朱志林和同事丁热每天都要沿青藏公路来回巡护12个小时以上。每次临时交通管制前,他们要先用望远镜目测藏羚羊与公路的距离,等待羊群逐步靠近公路后,再一人一边拦截车辆。

  藏羚羊生性敏感,特别是刚出生的小羊。朱志林说,藏羚羊的奔跑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80公里,但在穿越10米宽的青藏公路时,它们往往放慢速度反复打探,穿过公路后还继续奔跑一段距离,直至到达远离公路的安全地带。

  十年前观测藏羚羊,它们需要来回徘徊、尝试两三天才能通过青藏公路。而现在,羊群短则十多分钟、长则几个小时就可以顺利通过。我国藏羚羊保护专家、陕西省动物研究所(西北濒危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吴晓民说,人类加强了对动物的保护,动物也在逐步适应人类和人工设施的存在。

  目前,可可西里藏羚羊种群数量已从1997年的不足2万只恢复到7万多只。

  游客看到藏羚羊很兴奋,甚至还有人停车走到保护区里拍照。朱志林说,胆小的藏羚羊一看有人靠近,就会往回跑,这样会延长它们穿越公路的时间。可可西里相关部门呼吁,目前正值藏羚羊迁徙产仔季,过往车辆和游客应听从巡山队员指挥,禁止一切单位或个人随意进入保护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