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北京7月29日电 (记者 孙自法)俗称“老年痴呆症”的阿尔茨海默病(AD)自100多年前发现首例患者以来,科学家对其发病机制探索从未停止。数据显示,全球阿尔茨海默病及其他痴呆症患者在快速增长,相关药物治疗等研究备受关注。

  

 

  

近些年来,随着脑肠轴理论及其研究在帕金森、抑郁症、自闭症等领域获得突破,越来越多科学家将对阿尔茨海默病的研究转移到脑肠轴方向上来。作为世界范围内最具影响力、致力于推进痴呆科学研究的会议之一,正在举行的第34届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国际会议(AAIC)相关议程设置就印证了这一点,并有望推动脑肠轴理论促成阿尔茨海默病研究获得新突破。

  

2020年AAIC于7月27日至31日线上举行,就阿尔茨海默病的病理机制、生物标记、临床研究、照护健康等方面开展为期5天的学术会议,大会首次就肠道菌群对阿尔茨海默病的相关影响特别开设“微生物组在阿尔茨海默病中的发病机制与治疗研究”专题会议,多位中外专家对此进行深入探讨。

  

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耿美玉就“阿尔茨海默病中肠道菌群失调与神经炎症的关系及甘露特钠的治疗干预”主题发表学术演讲,详细阐述其研究团队揭示的GV-971(中国原创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九期一”)靶向脑肠轴的作用机制:通过重塑肠道菌群平衡,抑制肠道菌群特定代谢产物的异常增多,减少外周及中枢炎症,降低β淀粉样蛋白沉积和Tau蛋白过度磷酸化,改善认知功能障碍。

  

美国阿尔茨海默病协会颁发的本特·温布拉德终身成就奖(2018)获得者、美国克利夫兰医学中心教授杰弗里·库明斯(Jeffrey Cummings)表示,最新研究发现,在阿尔茨海默病中的微生物组存在异常,而异常的微生物组将刺激外周炎性细胞的释放并进入大脑,从而促进神经炎症。

  

德国波恩大学医院神经退行性疾病和老年精神病科教授迈克尔·海尼卡(Michael Heneka)在介绍阿尔茨海默病免疫系统研究的相关情况时,也认为免疫系统受到微生物组的调控和影响,小胶质细胞受此因素而被激活,与星形胶质细胞及神经元产生相互作用,从而诱发神经炎症。

  

“微生物组对于阿尔茨海默病的行为表现和大脑病理学可能会有显著影响。”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Sangram Sisodia研究团队进行相关的老鼠实验研究,对于肠道菌群同Aβ沉积及神经炎症之间的调节关联得出肯定的结论。

  

而此前,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神经内科陈生弟教授团队2019年8月从临床角度证实,肠道菌群确实参与人类阿尔茨海默病的早期发病过程。本月初,国际学术期刊《生理学杂志》一篇论文中,研究人员也报道发现肠道中的蛋白质异常或引发阿尔茨海默病。

  

在2020年AAIC大会一场主题为“基础研究科学中的新兴理念”在线圆桌论坛上,哈佛医学院神经学教授弗朗西斯科·金塔纳认为,目前的研究证据意味着肠道菌群不仅触发并且调节中枢神经系统的炎症反应。哈佛医学院神经学教授、麻省总医院遗传与神经研究中心主任鲁道夫·坦兹分享了肠道菌群与阿尔茨海默病机制研究的最新进展,并介绍GV-971作用于肠道菌群、将在国际临床研究中验证中国临床三期结果。

  

据了解,同时也是国际首个靶向脑肠轴的阿尔茨海默病治疗新药GV-971,2019年11月获得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2020年4月,GV-971国际多中心Ⅲ期临床试验申请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该项研究预计将在2025年完成。(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