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秦枭 北京报道

  在暗流涌动的芯片领域,从来都不缺乏挑战者。过去数十载,英特尔的霸主地位让别人难以望其项背,偶有挑战者也几乎都铩羽而归,虽然AMD与英伟达在后虎视眈眈,但也难有超越的机会。

  但是,近日碍于先进制程的进展缓慢,以及产能不足,英特尔在短短一个月内,市值先是被英伟达超过,在7月24日,又被AMD超过。霎时间,属于英特尔的时代即将终结的说法甚嚣尘上。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采访时表示,市值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投资者对于公司未来的判断,现在的确是AMD与英伟达追赶的好机会,而且二者单一业务或者技术上也确实表现较为出色,但从财务数据和其主要业务的市场占有率上,其他两家公司与老牌巨头英特尔相比还有很大一段差距。

  相爱相杀

  一位长期从事电脑DIY的从业者告诉记者:“此前由于英特尔处理器的系统、软件、硬件的生态比较完善,加上英特尔更新得慢,英特尔处理器在稳定性方面表现非常出色,所以一般懂电脑的朋友会推荐英特尔。游戏PC方面英伟达显卡优化更好一些,而英伟达显卡架构上有优势,在功耗控制方面也要优于AMD,所以搞电脑的朋友会推荐英伟达。但随着Ryzen4000系列处理器和RX5000系列显卡的上市,英特尔和英伟达的优势也逐渐消失,由于AMD的性价比更高,所以搞电脑的朋友目前都开始推荐AMD了。”

  这或许是英特尔与AMD在市场上的真实写照。

  实际上,作为半导体的两大巨头,AMD一直被视为英特尔在CPU方面的追赶者,两家基本占据了CPU90%以上的市场。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鲍勃·斯万在7月24日发布的季度财报中提到,公司预计其7纳米芯片产品会推迟至2022年底或2023年初出货。斯万表示,该公司正考虑将芯片生产外包:“作为应急计划,我们将使用其他企业的生产力,不必所有程序都亲历亲为。”

  此消息一出,英特尔的股价应声下跌,当日收盘报收50。59美元/股,暴跌16。24%,而AMD 却大涨16。5%,收在69。4美元/股,在此之后,在第二季度财报加持下,AMD又创下股价74。6美元/股的历史新高点。

  值得注意的是,AMD实现这次股价的反超用了15年。

  英特尔与AMD同样脱胎于仙童半导体,后被称为“集成电路之父”的罗伯特·诺伊斯和提出了“摩尔定律”的戈登·摩尔在1968年成立了英特尔·翌年,被戈登·摩尔拒之门外、在仙童半导体曾经负责销售的杰里·桑德斯成立了AMD。二者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微处理器这一赛道,长达数十年的博弈也就此拉开了帷幕。

  虽在这场博弈中,AMD偶有高光时刻,但大部分时间,均处在英特尔的压制之下。这在2005年英特尔“钟摆计划”后变得尤其明显。

  2005年戈登·摩尔提出著名的“钟摆计划”,即每次处理器微架构的更新以及每次芯片制程的更新都遵循“Tick-Tock”规律,其中,“Tick”代表架构更新,“Tock”代表制程更新。

  数据显示,AMD的全球份额在2016年时已不足10%。尤其是在更强调性能的服务器市场,英特尔巅峰时全球市场占有率高达99%,AMD则不足1%。而在资本市场上,AMD股价,从2006年开始下跌,到2015年9月时触及不到1。6美元/股的低点。

  不过,在集“天才女博士”“半导体行业摸爬滚打的实干家”“最吸金的女CEO”等光环于一身的苏姿丰接受AMD的CEO职位后,一上任便将AMD拉回了技术这条赛道。

  而苏姿丰的战略在2017年取得了成效,AMD 首度推出Ryzen中央处理器(CPU) 系列,与英特尔Core CPU开始正面竞争。2018年,AMD 7nm制程处理器研制成功,销量上大幅提升,市占率也逐年提高。同年AMD将7nm晶圆交由台积电独家代工。根据MercuryResearch数据,AMD的PC CPU市场占有率在2019财年Q4达到18。3%。

  在苏姿丰的带领下,AMD的股价已经从2015年7月最底部的约1。6美元/股,上涨到2020年7月28日的74。6美元/股,增长40多倍。

  7月28日,AMD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AMD营收为19。3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5。31亿美元增长26%,比上一季度的17。86亿美元增长8%;净利润为1。5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500万美元增长349%。

  后来者英伟达

  英特尔不仅要面对老对手的虎视眈眈,还要接受后来者的挑战。

  截至美国当地时间(7月8日)周三收盘,GPU制造商英伟达股价收于408。64美元/股,涨幅为3。49%,总市值达到2513。14亿美元,当日英特尔股价为58。61美元/股,涨幅0。3%,总市值为2481。55亿美元,与英伟达的差距为32。14亿美元,这股也是英伟达首次超越老牌芯片巨头。

  但实际上,市值被超越的背后,是英伟达对于英特尔新进领域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业务的冲击。

  1993年,英伟达由其首席执行官黄仁勋等人设立,6年后在纳斯达克上市。其最初专注于游戏用图形处理器,但自2015年前后开始将技术应用于大规模快速处理的人工智能计算(AI)。彼时英伟达的股价也只有19美元/股,之前最低值甚至到1。2美元/股。而5年之后股价就已经飙升到400美元以上,涨幅超过20倍。

  探索科技(techsugar)首席分析师王树一对记者表示,大数据爆发中对于视频数据处理的需求,英伟达的产品直接得益,尤其是近年来消费端视频应用的大量普及,让GPU在数据中心的地位日益上升。除此之外,人工智能热潮下,英伟达也受益最多。

  根据英伟达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一季度营收为30。8亿美元,而数据中心业务为英伟达一季度的营收贡献了11。4亿美元,同比增长80%,成为仅次于游戏的第二大营收来源。

  未来,数据中心业务将成为英伟达第一大营收来源。特别是在4月份英伟达完成对以色列网络设备商迈络思(Mellanox)的70亿美元收购后,从第二季度开始,迈络思业绩将并入数据中心业务报表,以第一季度的数据为例,合并后的营收已经达到了15。69亿美元,超过了游戏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英伟达的获益点正是英特尔近几年的发力点。

  近几年,以个人计算机和CPU为主的英特尔,开始转向以数据为中心,并先后斥巨资,总计300多亿美元收购了FPGA大厂Altera,自动驾驶大厂Mobileye,人工智能芯片初创公司Nervana和Habana Labs、机器视觉公司Movidus等众多公司扩展其产品线。此外,英特尔旗下的风投部门每年也都在各个领域投资数亿美元,为今后的发展提早布局。

  彭博社表示:“英伟达是近年来在英特尔主导的服务器芯片市场上唯一取得快速增长的公司,虽然目前英特尔数据中心业务年营收超过200亿美元,但快速增长的英伟达将成为英特尔的有力竞争者。”

  “逆袭”为时尚早

  “资本市场是反应预期的,而且通常将预期过度反应。”王树一对记者表示。

  虽然,AMD、英伟达分别在股价和市值方面超越了英特尔,但是从营收和净利润情况看,英特尔在半导体企业中还是处于强势龙头地位。从财报情况看,英特尔2019年营收高达720亿美元,净利润为210亿美元。英伟达营收和净利润为109亿美元和28亿美元,AMD仅为67亿美元和3。4亿美元。

  芯谋研究的研究总监徐可对本报记者表示,从体量上,英特尔目前还是遥遥领先。同时英特尔的营收和利润增幅都很可观, AMD和英伟达都很难超越。

  赛迪智库集成电路所产品与系统研究室主任葛婕对记者分析道:短期来看,英特尔一方面凭借长期的技术积累,采用Tick-Tock策略,在CPU领域形成了霸主垄断地位;另一方面通过超高的毛利和净利水平,多次并购FPGA、AI等企业多元化产品布局,短期内AMD和英伟达很难超越。

  葛捷认为,虽然从工艺节点来看,英特尔的确落后于台积电,但英特尔失去统治地位的看法也存在一定的片面性。一是英特尔采用IDM模式,7nm预计2022到2023年出来,对应的AMD要到2022年中到下半年才会陆续导入5nm,大规模导入要到2023年,而英伟达今年5月才发布7nm GPU,因此目前来看,如果按计划推进,英特尔推出的产品工艺和AMD、英伟达依然相当。二是中短期来看英特尔依然具有统治地位。从投片量情况看,AMD明年的CPU和GPU加起来20万片,基本只和英特尔外包给台积电的18万片差不多,而外包的只是英特尔刚起步的独显和外围芯片,英特尔自产芯片一个月的用量就有18万片,因此距离英特尔失去统治地位还有很长时间。

  不过,徐可也表示,过去英特尔的主要竞争优势是制造工艺的持续演进,但最近在技术方向选择和执行力上连续犯了错误。而AMD通过和台积电的合作,在工艺制程上获得了和英特尔匹敌甚至领先的优势。英特尔在自己最核心竞争优势的地方犯了错误,并且市场目前还没有看到他解决这个问题的明确的时间点。这对市场信心的打击非常大。

  而对于AMD和英伟达来说,现在也是赶超英特尔的好机会。葛捷表示,长期来看,一方面发挥Fabless(IC设计)模式的优势,由于AMD和英伟达为Fabless企业,可以继续加强和台积电的深度绑定和合作,利用最先进的工艺和Fanout等先进封装技术,加快提升产品性价比。另一方面,应该针对细分领域与英特尔实现差异化竞争。英特尔的芯片多用于通用计算领域,AMD和英伟达可以有针对性地加强对机器学习、加密货币挖掘、智能汽车等专用芯片的布局,以期在未来新的赛道能向英特尔发起挑战。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