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越在千叶市美术馆的个展11月3日开幕。展览期间是11月3日到12月13日,与宫岛达男在千叶美术馆的个展同时期展出。宫岛达男是日本著名艺术家,1999年代表日本馆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江上越活跃于伦敦、德国、芝加哥、北京等国际舞台。从自身的海外经验到以交流为主题的一贯制作活动受到国际上的高度评价,2020年作为最年少艺术家上榜福布斯30岁以下精英榜,2019年获得了亚洲杰出艺术家奖。入围VOCA展2020,在上野之森美术馆展出作品。

江上越1994年出生与日本。留学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德国HFG(The Karlsruhe University of Arts and Design)、目前在中央美术学院攻读博士课程。基于自身丰富的海外体验重新思考人类交流的可能性,从语言学到社会学,人类学,哲学等各种学术领域辛勤探索,她通过语言的起源探讨人的本性,反思语言导致的社会。她的每一个艺术‘项目’,积累了大量的在地性现场调查和文献资料,用更宏观的角度,以交流的主题为主线,一个个不断深入,在国际上得到高度的评价。作为最年轻的艺术家入围Sovereign Art Foundation的亚洲杰出艺术家2020 Finalsit其作品被莫斯科车库美术馆收藏。最近举办了日本白石画廊银座本馆的个展“江上越展:你的名字?”,“In to the light…Etsu Egami solo show”(德国)、“Dialogue beyond 400 years”(伦敦)、“This is not a Mis-hearing game”(北京德萨画廊)、“对话4000年-江上越个展”(日本千叶市艺术文化新人奖获奖项目)等个展。

江上越在美术馆的展出中讨论交流的本质即“交流之形”,除了架上作品之外,他通过美术馆的建筑的内部结构互动,展出了在地性作品。同时做了参加型作品与观众互动,让观众体验交流的本质。

在展出的系列作品“彩虹”是来源于艺术家的海外经验中的苦恼。艺术家在海外遇到沟通的障碍,深深感受到很难向人和人传达真意。那时交流就对艺术家像是灰色地带一样非常苦恼,有着纠葛。

在德国留学时,社会调查的课程,经过实地考察和大量文献,艺术家对交流的认识也渐渐改变。作为完全共存的形态,也有平行线的方式,倒不如说共存中最重要的是互相尊重?艺术家谈到“这时我强烈地感受到了彩虹色”。

彩虹的无论哪个颜色都是纯净美丽,各自闪耀着光辉,共存着。同时也是梦想、希望的象征。在这里彩虹色的语言和艺术家的心境非常一致,产生了共鸣。在她的作品中也使用平行线,让人联想到彩虹。虹色是艺术家对交流认识的现阶段的象征性语言。

江上越作品《彩虹》 ⒸEtsuEgami

江上越作品《彩虹》 ⒸEtsuEgami

江上越作品《彩虹》 ⒸEtsuEgami

江上越作品《彩虹》 ⒸEtsuEgami

江上越作品 《彩虹》ⒸEtsuEgami

江上越作品 《彩虹》ⒸEtsuEgami

•误听游戏(橡子项目):

艺术家与参与者通过误听游戏等的交流。语言是信息传递的工具,也是传递的障碍。江上越从语言的起源,探索人性,反馈社会。如果说因为语不通,有了圣经旧约中的巴别塔的半途而废,而语言的误听和曲解就会有更多的纷争和不幸。甚至这种不幸的结果又会被误听和曲解,进入一种难以解脱的循环。从语言的起源出发,在相互重叠的影像中,再考交流的意义。

所谓误听游戏就是用对方不懂的语言进行交流,对方凭直觉从语音中判断语义,这就是误听。(例如:Yada,鸭蛋,要得等)。突而随机的结果出乎意料,常常让人啼笑皆非。

同时与观众的怪谈的提问回答的谈话为基础可视化交流的过程和交流之形。让参加者在橡子上写上感受和名字,千叶市拥有者4000年前的文化遗迹:加曾利贝塚,其中发现的多数橡子证明古代的千叶人以橡子为食。同时橡子也是艺术家对家乡幼少时的回忆:在幼儿园旁的千叶公园与朋友们捡橡子。透明盒子封闭了交流的记忆,橡树籽可能有一天发芽,是当场与参与者对话的过程、是记忆的象征,也代表着交流的新的开始。

江上越的另外的参加型项目,通过声音画出形象来探讨视觉和听觉得关系和潜意识。

中日法的国际论坛《交流之形》

在疫情的影响下,很难国外观众来到日本观看展览。在这次江上越的个展中11月28日举办国际论坛。邀请了UCCA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尤洋,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策展人Julie Champion,日本美术评论家千叶成夫,艺术家江上越,其翻译邀请了Dupont日本法人常务林隆一。论坛题目以<交流之形> 作为切入点,多角度的探讨。

千叶市美术馆

千叶市美术馆

千叶市美术馆

千叶市美术馆是1995年建立,主要以当代艺术,浮世绘,千叶相关艺术的三个方针做策展和研究,在日本当代艺术界非常有影响力。美术馆收藏一共有9500多件,其中浮世绘的和搜藏有3000多件。著名收藏作品由草间弥生早期作品,河原温,白发一雄,菅木志雄,等1970年代以来的当代艺术到伊东深水,喜多川歌麿等重要浮世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