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国慢性病发病人数看,国家慢病防治工作的重心都在县域医疗机构,这就要求县域医疗机构的管理者,必须按照国家使命的要求重新打造县域医疗服务机构的管理体制、运行机制和服务模式。”中国医院协会疾病与健康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周生来指出,虽然对于重症疾病,县域医院的治疗能力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提升得起来的,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慢性病的预防和管理是能够在短时期内迅速提升的。

周生来强调,慢性病不光要治,更要防,同时还要管。所以对慢性病要构建起院前的健康管理,院中的诊断治疗,院后的疾病管理,实现一体化服务。按照这样一个整体慢性病防治管理体系,县域医院可重新构建自己的组织架构以及人力资源配置,包括对临床专业人员的配置。从县医院院长一把手培训起,医院的组织架构,医院的定位,医院的经营运营等,必须得围绕整体国家战略去重新布局。例如高血压对心血管、脑血管包括肾的损害都非常大,那县域医院能不能都建一个高血压科,有独立门诊、病床。但与此同时,县域医院高血压科的大夫,看病方式又不能与大城市大型三甲医院的医生一样,不能坐等病人上门,而是要通过医共体,建立起纵横一体化的医疗服务模式,直接管到村,构建“三师一患”的服务管理模式,才能把高血压人群筛出来,再分高、中、低危管起来,这样的服务模式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目前高血压防控薄弱的问题。周生来认为,县域医院完全可以走一条与城市大三甲医院不一样的发展道路。

此外,周生来强调,对于慢性病,光吃药是不行的,要对基层县域医院的医生赋能,打造六大处方一体化的慢病管理模式。除了药物处方,还要有饮食、运动、心理、睡眠等处方,只有这样,才能把慢性病管理落到实处。慢性病防控国家战略,在县域机构的落实要从院长、主任、大夫,三级培训开始。下一步,将以高血压为突破点,接下来就是糖尿病、冠心病、脑卒中,这四种慢性病做好了,其他的慢性病就都可以如法炮制。要知道,县域医院须走创新型发展道路,院长必得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努力进行医疗服务创新的试点,这样才能为中国慢性病防控、基层医疗能力提升等多个方面提供支持,进而助力“健康中国2030”目标早日实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