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辛巴因为一碗糖水,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热搜热搜热搜。但屋漏偏逢连夜雨,一直以来和辛巴以“合作者、兄弟、好大哥”相称的快手刷客神豪蒋爷也翻车了。

12月9日海宁市公安局以涉嫌”开设赌场罪”逮捕了蒋子华,也就是快手主播辛巴、方丈直播间的榜一大哥蒋爷。同时,一个涉及到2000宝妈,金额涉及数十亿的非吸、非集或集诈的大雷爆开。

神豪蒋爷的逮捕通知书,受害者提供图片

为兼职2000宝妈加入刷单大军

参加快手主播方丈的带货活动中

如果不是这份来自于浙江海宁市公安局的逮捕通知书被曝光,这些受害宝妈可能还不太愿意站出来说话。当神豪大哥蒋爷在被伏击的警方带走之初,宝妈们还单纯的相信“会良性退出的”。但12月9日,受害宝妈们的希望似乎破裂了。

据受害宝妈介绍,这个神豪蒋爷卷走了他们总额高达数十亿(未经有效统计)的集资款。因为蒋爷被捕,导致提现和佣金兑付全部落空。据社长了解,这些宝妈大部分是普通工薪阶层,被卷走的钱款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信用卡套现和网贷。每天,宝妈们既要面对催债电话,又不得不为这巨额集资款的着落提心吊胆。

这些宝妈来自于四个500人的微信群。在18年的时候,曾经通过朋友圈等途径,加入了这个专门为淘宝刷单的群。在初期,这些群由一个叫“开心”(邱盟)的人掌控。接到“邱盟”下发的刷单任务后,通过淘宝下单,刷包括手机和ipad这一类的高单价商品,获取一定比例的佣金。在开始的几个月里,刷单兑现佣金很顺利。因此经过这段时间的交往,这几个群对群主邱盟建立了很强的信任感。

受害者提供的事件大体经过

2000兼职宝妈被快手神豪圈粉了

2019年1月,刷单业务由于店铺被封无法还款,蒋子华浮出水面。

蒋子华自称是刷单淘宝店铺的老板。因无法继续开展刷单业务,蒋子华开始带领大家做所谓转款业务。也就是,不再刷单,而直接由受害者向蒋子华提供的账户里转款,同样,受害者能以每六日为一个结算周期,每个结算周期内一万元获得65元的佣金。在这个期间,群仍由邱盟出面管理。

从由淘宝店铺这个第三方平台过账,到直接向陌生人转款,群里还为此开展了“清退玻璃心”,理由是不相信的就没有信任感,难成大器。神奇的是,这个期间,蒋爷并没有给出把这些钱转给到他提供的账户的用途。这些受害者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把自己的钱转到了由蒋爷提供的账户里,分别包括:臧崇傲、卢耀、李威、李国虎、 邱广新、陶惠艳、于玉江、张嵩、邱盟、张涛、欧阳文武、李瑶等。这些账户既有支付宝账户,也有银行卡账户。

受害者们回忆,在蒋爷出现之后,就在不断地塑造仁义大哥、一方神豪的形象。开始的时候,大家转款并不多。佣金兑现也很及时。但在这个过程中,蒋爷不断开始向大家灌输,开始用大家的钱投资鱼塘、网红公司等项目。同时,配以所谓的抽奖活动,不断激发受害者的转款热情。受害者转款金额也在不断扩大。有一些受害者看到收益不错,就开始通过借网贷、刷信用卡的方式不断套取资金投入。

神豪蒋爷刷50万拿辛巴榜一大哥

蒋爷给辛巴刷了五十万拿了榜一

蒋爷在刷完礼物后,在群里发出这样的话

19年8月25日,蒋爷首次出现在快手主播辛巴直播间,豪刷50万人民币礼物,成为榜一大哥。这个时候,4个微信群的宝妈们,绝大部分与快手还是隔绝的,甚至有些人从未下载过快手。但蒋爷在群里发如图的一段话。“当时我们的感觉是,蒋爷牛逼,跟辛巴合作了,早日发大财。”一位受害者时候回忆,蒋爷所有的动作,在他个人看来, 都是带他们挣钱的一个方式。

在后来的很长时间里,蒋爷经常出现在快手辛巴、方丈等网红的直播间豪刷。礼物高到几十万到近百万不等。

神豪蒋爷亲自上阵接管微信群

受害者曾被带着为辛巴刷业绩

2020年5月之前,4个微信群都是由邱盟出面操作,蒋爷不直接参与群管理。5月4日前后,突然邱盟离开了,有称是去生孩子了,有称是另起炉灶单独干了。

这时蒋爷直接接管了所有的群。偶然的一次机会,蒋爷在群里透露,将和快手网红方丈一起吃饭。随后又透露要入股方丈的传媒公司,并与网红辛巴的公司合作。

于是,不少人在蒋爷的带动下,成为这些快手网红的粉丝。每次这些快手网红带货,蒋爷还会发动大家去直播间支持网红带货。虽然口头上说的是“需要的买,不需要的不买”。

但为了促进大家的购物热情,蒋爷的群里还不定期会推出所谓的购物抽奖环节。让有在网红直播间购物的,参与抽奖活动。

据受害者提供的截图显示,2020年10月19日,蒋爷在群里宣布,入股了丈门,并提高了转账佣金10%。

随后,11月6日,蒋爷还安排了参加方丈的相关带货活动。就在这次参加方丈快手带货活动中,蒋爷被海宁警方抓获。

化妆神豪原来是圈了2000宝妈十个亿

蒋爷是以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抓获的。归案后,蒋爷还通过会见律师不断安抚闻讯的受害者人很快会出来的,并提出会良性退出。

受害者们反映,在此之前,每一期的佣金确实都是按时准点的发放。大家为了获得更多的收益,一般不要求退还本金。而且越投越多。最多的一位受害者据称投入金额高达900万元。而他们的主力,基本都是兼职的宝妈、涉世不深的毕业生等。

“你们怎么会有这么多钱投给一个这样的人?”面对社长的提问,大部分受害者表示,都是借亲戚、刷网贷、办信用卡等方式,一点点越投越多。

直到12月9日,海宁市公安局下达了逮捕通知书,这时候,受害者们坐不住了,纷纷上网发帖维权。此时,恰逢辛巴销售虚假燕窝一案连续登上热搜。此事才得以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中。

随后,方丈对此事作出回应称,自己是清白的,并晒出了所谓转账记录。在社长看来,这简直是一个主动递人头的行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