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书金一案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王书金曾多次强奸、杀人,在2007年的时候,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对王书金判处死刑,之后王书金向法院提起上诉,最新消息报道,王书金一案于今日进行重审案二审宣判,王书金二审获死刑。接下来,大家可以和见闻坊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

王书金二审获死刑

继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一案重审二审12月18日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12月21日,北记者从其辩护律师朱爱民处获悉,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将于12月22日上午9点在邯郸中院再次对该案开庭审理。

王书金是河北广平县人,曾因供述是“聂树斌案”真凶而受到关注。1994年8月,石家庄市西郊一块玉米地里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聂树斌被认定为凶手,并于次年5月被执行死刑。聂树斌死后的近十年之后,2005年1月,曾犯下多起强奸杀人案的王书金在河南落网,他主动供述了自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真凶。至此,该案因为“一案两凶”引起公众关注,聂树斌的家属也由此开始了申诉之路。

2007年3月12日,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决定对王书金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书金不服,上诉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年9月,河北省高院二审认定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并非王书金所为,维持了王书金的死刑判决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在家属申诉多年以后,聂树斌案最终得到纠正。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2020年11月9日,最高院将该案发回重审。2020年11月24日,该案在河北省邯郸市中院宣判。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以被告人王书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对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聂树斌案),检方认为根据现场勘查笔录、尸检报告、证人证言等证据,王书金的供述与该案在时间、被害人身高、颈部缠绕物等一些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不是王书金所为。法院认为公诉机关的意见和理由成立。

后王书金上诉。12月18日上午,该案重审二审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当时,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王书金辩护律师朱爱民处了解到,庭审持续两个小时,争议焦点仍为王书金是否为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真凶。王书金坚持自己是该案真凶,但检方仍然不认可该案为王书金所为。王书金当时在法庭上表示,愿意赔偿被害人的损失,但自己没有能力。但检方认为根据现场勘查笔录、尸检报告、证人证言等证据,王书金关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是其所为的供述与该案在时间上、被害人身高、颈部缠绕物等一些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

22日,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一案重审二审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王书金被判死刑,未被认定为聂树斌案真凶。

案件介绍

2005年1月17日,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干警根据群众反映将形迹可疑的王书金抓获。河北省广平县人王书金因涉嫌强奸杀人案被捕后,供述了“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

2007年3月12日,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强奸罪判处王书金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决定对王书金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3年9月22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对王书金供述的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事实不予认定。目前,该案已报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

2016年4月27日,在聂树斌案复查的末期,朱爱民在王书金案进入死刑复核阶段后第6次会见王书金。

“你看看现在,不仅过了2015年的春节,2016年的春节也过了,看来2017年的春节也不成问题。”朱爱民对王书金说。

“越是这样,我的心里越没底。”王书金回。

朱爱民不解,王书金解释:“我的感觉是2015年(聂树斌案)就应该走完程序,这2016年上半年又要过完了,还没有个结论,第一次延期说是案件复杂,第二次延期说是案件太复杂,第三次说是案件特别复杂。总是这样拖下去,让人心里没底。”

朱爱民告诉他,有人认为,“王书金把这件事情揽在自己身上,是为了多活几年。”王书金答道:“他们真的不知道,我是多活等于多受罪。”

“王书金案”二审宣判维持死刑 律师:若被执行死刑他想捐献遗体

12月22日上午,广受社会关注的“王书金案”在河北邯郸二审开庭宣判。据央视新闻消息,其犯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判处死刑。王书金坚称自己是聂树斌案真凶,法院未认定。

这是王书金第二次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死刑判决,该案也将第二次报最高人民法院进行复核。2013年,王书金曾被河北高院二审维持死刑判决,但死刑最终未被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并被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向封面新闻记者表示,接下来他将会继续代理该案件,同时将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申诉主要意见还是希望查清事实。”朱爱民说,“同一类型的案件不应该采用不同的证据证明体系和标准。”

“王书金在13年的时候就交代过,如果说要执行死刑,他想把他的遗体捐出去。”朱爱民说。

12月18日,河北省高院二审开庭审理了“王书金案”。朱爱民律师表示,当日庭审争议焦点仍然围绕“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和“张某芬被害案”展开。他介绍,二审的公诉机关河北省检察院与此前一审公诉机关观点基本一致,即认为“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不是王书金所为。

律师在法庭上指出,按照其他几起已认定是王书金所为的案件的证据证明标准,“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也应认定为王书金所为。“我们认为,同一类型的案件不应该采用不同的证据证明体系和标准”朱爱民律师对封面新闻记者这样表示。

据律师介绍,在18日的法庭上,王书金在最后陈述中曾表示,希望法庭能认定“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是其所为,对死者有个交代。王书金还在法庭上还表示,愿意赔偿被害人的损失,但自己没有能力。“他说法庭可以去他老家查一下,如果有什么可以执行的财产,就赔给人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