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坛路西侧,法华寺公交站台新设无障碍坡道。

  2019年10月起,本报曾刊发了一组《无障碍出行体验记》,对本市公交、地铁及道路无障碍环境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报道。此后,北京市颁布实施《北京市进一步促进无障碍环境建设2019-2021年行动方案》。近日,记者回访这些报道过的点位,看看发生了哪些变化。

  公交无障碍

  常困人的公交站台有坡了

  常哑声的报站器“亮嗓”了

  本报去年曾报道,家住天坛东门附近、今年60岁的李先生因患小儿麻痹症,年轻时便只能骑残摩出行。他常到东城区残联参加活动,最烦心的是位于家门口的法华寺公交站,站台两侧都没有坡道,轮椅下了公交车,连人带车都给困在站台上。

  昨天8时许,记者沿崇文门外大街南行进入天坛路,再次来到法华寺公交站,现场看到站台与路面之间已经铺设了一条长约3米的坡道,由黄色圆点盲道砖同站台连接。无论大小轮椅,进出站台都很方便。“这个坡道看起来并不起眼,但作用可不小。以后出门、回家,我再也不用担心被困在站台上,盼着有人来抬了。”李先生高兴地说。

  去年的报道中,家住朝阳区劲松中街、今年74岁的秦师傅反映,每次乘公交车出行,最发愁的是公交没有语音报站,距自己最近的劲松中街站是公交41路、54路、674路的停靠站,两眼视力0。02的他,每次都得向身边乘客打听来的是几路车。

  如今,秦师傅高兴地告诉记者,现在他每次乘公交车,听不到语音报站的情况基本不存在了,“几乎所有的车辆均有报站功能,除非个别车辆语音报站器临时坏了。”

  昨天上午,记者在天坛路东侧一公交站蹲点,在所观察的20余辆公交车中,只有一辆公交车没有语音报站。

  据北京公交集团介绍,截至今年6月底,北京公交车一共22704辆,其中带无障碍坡板公交车11888辆,占公交车总规模的52。4%,占城市公交车总规模的76。3%。

  在对无障碍公交车车型选择上,北京公交集团公司历经了从“电动”到“手动”两个阶段。记者了解到,2008年奥运会前,本市无障碍公交车多为电动坡板,但因为北京街头公交站台高低不一,加上汛期雨水影响,电动踏板总出故障,维修费也高,所以自2009年后,电动坡板无障碍公交车淘汰更换为手动抽拉坡板。2011年,抽拉坡板又再次优化为方便、耐用的手动翻板坡板。

  为方便残疾人、老人公交出行,目前本市所有公交车均配备了“老幼病残孕”专座,专座数量也从原来座椅总数的10%调升至20%,且专座车厢侧壁上粘贴了提示标识。有关残障人士曾反映的报站器哑声等问题,目前全市所有公交车已配备语音报站机和滚动屏,方便乘客收听、查看车辆运营情况。

  为切实推进公交无障碍服务,北京公交集团专门制定了“文明规范”:公交服务人员遇到乘坐轮椅乘客时,乘务人员要主动打开无障碍坡板,下车协助乘客推轮椅上下车。对于未配备无障碍坡板的车辆,要动员其他乘客一起搀扶。此外,对于盲人、老人及其他特殊乘客,也出台了一系列服务措施。基层车队加大了对乘务人员的日常培训。培训中,一些残疾、老年乘客来到现场,通过情景模拟等形式,增强乘务人员对老年乘客、残疾人乘客乘车难的亲身感受。同时,手语也被纳入乘务员技能大赛实操考试。

  北京公交集团公司负责人表示,北京公交在无障碍“软”“硬”件两方面服务上,还存在一些不足,未来在做好无障碍服务基础上,还将进一步分析、细化残疾人及老年乘客等在公交出行中的痛点、难点,围绕各个环节,制定有效措施,做好问题整改。

  地铁无障碍

  直梯标识更醒目了

  部分细节还需优化

  去年的探访体验中,记者发现地铁10号线健德门站配备直梯的无障碍出入口示意图不显眼,张贴在地铁口一侧立柱的最下方位置,再往下还有几层台阶。由于示意图较小,即便是普通人都得走上台阶,靠近了才能看清,对于乘坐轮椅的残障人士来说,更是不太友好。

  今年7月29日,记者对健德门站的几个地铁口进行了回访,看到原有的示意图已经被撤下,新替换的示意图张贴在了更靠上的位置,并且示意图的面积差不多扩大到了原来的三倍,更为醒目,即使隔着一定距离,也能清晰地看到无障碍出入口的相关信息。

  不过,记者也注意到,从健德门站C口的无障碍电梯出来后,道路仍不太好走。两辆共享单车直接停放在了无障碍坡道前,留给乘客通行的空间十分有限;地铁口前小广场的3个出入口都设置了一排隔离桩,这些隔离桩相距约半米,轮椅难出入。在小广场上,记者看到一个标牌,上面写着“严禁在该地区从事黑车黑摩的趴活揽客、无照摆摊等违法行为”,落款为亚运村街道综治办。“设立隔离桩初衷没问题,但也要考虑到特殊群体的出行需求,像轮椅、婴儿车想要进出站就会比较费劲。”有市民建议,能否对几处隔离桩进一步优化,适当留出一定的通行空间,以供特殊人群通行。

  去年的报道曾反映地铁14号线金台路站E口,存在无障碍电梯出入口“最后一公里”出行难题。记者近日回访发现,情况并无根本好转。无障碍坡道周围仍停靠着不少共享单车。通往南北两侧约一米宽的人行便道也被共享单车占据。除此之外,并不宽敞的人行便道上还分布着电线杆、垃圾桶、工程围挡,轮椅很难通行。人行便道东侧就是非机动车道,中间设有一道台阶,轮椅无法下去,而且车道上也停靠着一溜儿共享单车,行人穿行其间都非常困难。

  “我们将这个问题反映给地铁工作人员,他们也一直在努力协调,不过由于地铁站外的范围并不属于他们管辖,也很无奈。”乘坐轮椅出行的杜先生呼吁,希望属地及有关部门能够及时清理占道的共享单车,并因地制宜对人行便道做出相应改进,通过增设斜坡、调整垃圾桶的位置,为轮椅出行人士提供便利。

  此外,去年报道中还反映过陶然亭公园红文化研究会门口的无障碍坡道上端被几根立柱挡着,只留下半米不到的狭小空间,连最小型的轮椅都难以通过。在近日的回访中记者欣慰地看到,红文化研究会旧址变成了游客服务中心,原先挡路的几根红色柱子也已被移除,改造后的无障碍坡道既平缓又防滑,标识和栏杆一应俱全,墙角处还配有消防用品。坡道上端更是宽敞,曾经被立柱挡住的区域现在很是平整,没有留下坑洼,方便轮椅通过。新改造的游客服务中心不仅可以为游客提供咨询问路、常规药品等贴心服务,更方便了乘坐轮椅的游客来此寻求帮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