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4日,天空刚刚放晴,长江江西九江湖口县牛脚芜圩堤,一队巡护员正忙着清理沿堤垃圾,湖口县西山村贫困户郭仲初就是其中一员。“巡护队主要负责巡查沿江乱搭乱建乱倒行为,清理长江退水后的遗留垃圾。河畅水清、岸绿景美,自己能出份力,每月还有1000多元的收入,生活也多了份保障。”郭仲初高兴地说。

拆码头、迁工厂、复绿地,九江倾力打造长江“最美岸线”。长江九江段152公里的岸线上,临江1公里范围内小化工企业全部退出,不许新上任何化工项目。沿江岸线累计栽种700多万株各类绿色植物,铺设33万平方米草皮,治理8626亩废弃矿山,形成百里长江风光带。“长江大堤环境焕然一新,令人欣慰。”九江明阳电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唐治宇说。

望得见的青山、看得见的绿水、呼吸得到的清新空气,是百姓最朴素的期待。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将山水林田湖草作为生命共同体,统筹治理、统筹保护、统筹修复,在环境整治、流域治理、生态修复等方面进行积极探索。

净气,好“气质”不再是稀缺品。

福建福州龙腰高架桥临时设置的监测点,生态环境执法队员严钟辉正忙着抽查过路的柴油车。“几年前,一半的车尾气超标,现在超标车只有10%左右,这说明福州机动车尾气治理效果显著。”严钟辉说。福州空气质量连续6年在全国省会城市排名前三,“福州蓝”名片愈发亮丽。

治山,绿色画卷在大地铺展。

初冬时节,江西萍乡市芦溪县源南乡思古塘矿区生态修复区,3000多亩的煤矸石上遍植的赣南脐橙树果实累累。当地投入6000多万元治理废弃矿山,并引入脐橙种植大户,建立产业扶贫基地,解决矿区近百人就业。“以前这里到处开挖,如今种上了赣南脐橙,为废弃矿山生态修复、产业扶贫探出了一条新路。”芦溪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副局长钟圣国说。

治水,还江河湖泊碧波荡漾。

“群众会开了13次,200余口污染水环境的蓝靛池最终全部拆除。同时引入第三方公司建设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周边的生产生活污水,纳山岗水库得到有效保护。”贵州贞丰小屯镇副镇长吴德顺说。为解决生计问题,当地还建设了蓝靛加工厂,收购群众种植的原材料,确保脱贫致富。“现在水库的水清亮了、干净了,我们心里也踏实了。”当地村民说。

今年上半年,福建12条主要河流Ⅰ—Ⅲ类水质比例达97.2%,九市一区空气质量达标天数比例为98.6%。江西“十三五”以来累计造林544万亩,森林覆盖率稳定在63.1%,湿地面积达91万公顷。贵州出境断面水质优良率为100%,世界自然遗产地达到4个,居全国第一位。

搭建“四梁八柱”,构建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以最严密法治护航绿色发展

只有实行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才能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靠保障。针对一些体制机制瓶颈,三省加快生态文明体制创新、制度供给和模式探索,构架起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四梁八柱”。

——划红线,把关口,源头严防是基础。

江西按照优先保护、重点管控、一般管控等3个类别,划定1030个环境管控单元。其中,优先保护单元191个,面积约占全省面积的34%;重点管控单元581个,面积占比26%;一般管控单元258个,面积占比约40%。

“编制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线、生态环境准入清单,落到管控单元里、固化在图上。一个地方在生态环境资源约束下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一目了然。”江西生态环境厅副厅长龙刚说。

——抓保护,重落实,过程严管是关键。

在贵州大方县大山乡光华村老支书罗光贤等20多位民间河长的守护下,曾被污染的赤水河支流格里河,恢复了往日的清亮,水质明显好转。2017年,贵州全省铺开河长制,4697条河流设河长22755名,河长制纳入地方性法规,省市县乡村五级河长巡河护绿成为常态。

除了实施河长制,流域生态保护有了更大动作。探索省际生态补偿,贵州与云南、四川共同出资2亿元设立赤水河流域横向生态补偿基金,推进赤水河流域生态环境向好。

——换思路,定责任,硬性考核是保障。

任职期间如果所辖地区发生严重环境问题,即使离任了也要承担责任。2016年起,福建将自然资源资产纳入领导干部离任审计,领导干部离任不仅要审经济账,更要审生态账。福建取消对34个县(市、区)的GDP硬性考核,改为重点考核生态环境质量等。

2018年7月,福建诏安县梅岭镇党委副书记谢龙星被予以党内警告处分,多名相关责任人被诫勉谈话。干部被问责的背后,是因为该镇一名村民在林地违规取土,造成生态破坏。福建基层一位乡镇干部坦言,金箍更紧了,环保责任更明晰了,该干什么怎么干,心里更有数。

一次次探索、一次次实践、一次次创新,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率先构建生态文明制度框架,建立完善一批基础性制度,对推进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发挥了重要的示范引领作用。

坚持绿色发展,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绿色红利源源不断释放

福建顺昌县有250万亩林地,长期以来因为管理碎片化、分散化,林农守着绿水青山却过着穷日子。当地借鉴商业银行经营模式,将分散的林地整合到森林生态银行,集约经营,推动生态资源资本转化。顺昌县水南村村民夏六华将自家的9亩杉木幼林存入生态银行,20年内,夏六华每年可以领到3720元。托管期满后,她还能拿到六成销售收益。

“不砍树也能致富,森林生态银行打破传统变现方式,做活林业产业,资源变资产、农民变股东,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顺昌县林业局局长赖颖生表示。

从“砍树”变“看树看风景”,从“卖木材”变“卖生态卖景观”……不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的一时发展,三省转换经济发展方式,坚定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努力将生态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