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来左手托着一只酒盅大的颜料碗,右手擎着一只笔尖细细的画笔,高挺的鼻尖险些贴上了面前的画布,而手上那些微小的动作幅度却小得如同静止。下午的阳光透过传习所的窗子照进来,有一道明亮的弧线从头顶至后背描绘出她凝然不动的轮廓。远远看过去,仿佛是一尊雕像。

画布上是一幅已经近于完成的唐卡。一点点金黄色的颜料正从沙来的笔尖儿落在深暗的画面上,宛若浩瀚的时间和无限的光明正从背后照进沙来的身体和生命,再由她的身体或内心注入她手中的笔,最后从笔端溢出,凝成画面上的色彩和线条。

这幅唐卡名为“财宝天王”。画中本尊全身呈金质,色泽金黄,一面二臂,头戴五佛宝冠,身穿黄金铠甲,佩诸种珍宝璎珞,右手持宝幢,左手持口吐各种珍宝的宝鼠,坐于伏地白狮子背上,身上放射出十万旭日之光……

沙来的唐卡尚未完成,早已被人以高价订购。整整10年的研习,整整1年多的潜心绘制,在这个秋天到来之际,她终于欣喜地看到唐卡这棵生长了两千年的艺术之树上结出了自己的心愿之果。

10年前,已经25岁的沙来,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此生能够有今天。在平均海拔3200米以上的壤塘,她作为一个11口牧民之家的第八女,从小到大没有接受过任何系统教育。从来没有离开过牛群和山谷的沙来并不知道大山之外究竟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世上除了上山的小路还有许许多多的路可供选择。但是住在县城里的嘉阳乐住知道,他不但知道,而且正在整合各方善缘为她以及和她一样的年轻人搭建一条条从山地、高原通往大千世界的道路。

2009年,是嘉阳乐住以藏传佛教觉囊派第四十七代法王的身份灌顶传法、收授弟子、开示法要的第十个年头。10年来,他走遍壤塘的山川和乡镇,体察了6800平方公里县境内的民情。在总体上游牧多于农耕的藏区,很多家庭子女众多,不但人均资财很少,而且还出现人口过剩和相对闲置。由于放牧所需劳力少,劳动强度低,只要一个女孩子就可以应付,很多适龄男青年只能在春夏之际到山上挖一些虫草和贝母为家庭增加些收入。冬天来临,大地被冻成了“铁”,呆在家里的年轻人过剩的精力无处宣泄,便聚在一起滋生事端。当嘉阳乐住发现这些现象之后,慈悲心动,深深地为这些年轻人感到惋惜。

从这一年,嘉阳乐住开始四处奔波,找各种机构和朋友,祈求大家向那些年轻人伸出援手,帮助他们从歧途上回归正轨。然而,这些民间机构或个人解决这样的问题往往心有余而力不逮。他决定自己亲自出手,通过开办唐卡、藏香、藏药、雕刻、堆绣等具有民族特色的传习所,将这些年轻人吸引到自己的身边,然后再用慈爱和艺术之火将他们的心灵一点点温暖、照亮。

最初的传习所,是因陋就简,零星分散的。学员少的专业可以在师傅家里开班,学员多的专业就根据实际需要租用面积稍大的民居作为课堂。传习所的场租费、学员的食宿和外出学习的费用都是由嘉阳乐住一个人出。为了更多地吸引农牧子女特别是贫困家庭的青年,他还承诺为每一个学员提供每月300元的资助费。为了开阔学员的艺术视野,嘉阳乐住又求助、联络壤塘县在上海市青浦区金泽古镇建立了传习基地,聘请著名高校的教授和专家为传习所的学员授课。夏秋季节学员在壤塘学习,冬季就去上海基地接受培训或进行深造。经过近10年的坚持和探索,传习所为藏区青年的成长和走出经济困境积累了成熟的经验,提供了可供借鉴的模式。最初参加传习所的60名学员如今都已成为壤塘县县级艺术大师,其中有6人成为县级非遗传承人,学员们独立创作的艺术作品被全国各地订购,特别是唐卡,在市场上一幅最高可卖到400万元的高价,而且还一画难求。

2018年,壤塘县进一步重视和发扬传统文化的优势,抓住“脱贫攻坚战”的历史机遇,确立文化扶贫为脱贫攻坚的重要渠道,在原来传习所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大了投入,扩大了规模。不但通过招商的方式在中壤塘镇建成了规模宏大的壤巴拉非遗传习创业园,将唐卡、堆绣、刺绣、藏纸、藏药、藏香、陶瓷等传习所都集中到一个园区之内,而且将“文化+旅游+扶贫”的模式推广到壤塘县全境,共建立各类传习所47个和18个飞地传习基地,带动3000余名青年以文创产品实现了脱贫致富和人生境遇的改变。

2010年,受负责传习所管理工作的哥哥影响,沙来选择了学习唐卡技艺。哥哥带着妹妹去请教嘉阳乐住。嘉阳乐住能判断出来,眼前的沙来是一个聪慧、勤奋、刻苦的人。她并不美丽,却天生一股清雅、沉静的气息,正是这气息让嘉阳乐住看到了她的潜力和未来。嘉阳乐住微笑着对沙来说:“孩子,你的选择是对的。”

最初的课程几乎让沙来失去信心和坚持下去的勇气。老师的声音像天边的雷声,轰隆隆响个不停,她却听不懂那声音所表达的意思。嘉阳乐住鼓励她不要气馁,咬紧牙关挺过去,就能感受到胜利的喜悦。

靠坚强的意志度过理论学习关之后,沙来开始跟着师傅按照唐卡的绘制程序一道道向下进展。制作画布、学习打稿、熟悉颜料的特性和研磨制作、着色、勾线、拉金……

很快,她的绘画便进入着色阶段,这又是一个关键性的大坎。嘉阳乐住开导说:“当你发现自己画不好的时候,要反观自身,发现了障碍,然后消除障碍,你就通达了,画画就是修行。”

多年后,沙来的一幅“财宝天王”宣告完成。嘉阳乐住闻讯带人前往欣赏、评鉴。“这幅唐卡是同一个主题中极其独特的一幅,构思巧妙,气韵通透,特别是对线条的理解以及金线的运用,充分体现了画师心性的成熟和技艺的高超。”有专家这样评价沙来的唐卡。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