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8日,远在上海的六安籍刘义功夫妇求助记者,表达了寻找失散19年儿子的急切心情。新闻报道后第二天,他便接到了亲生儿子远在河南济源的消息。事后,经警方DNA鉴定结果显示,济源承留镇玉阳村的韩全欣为其亲生儿子。

然而,两个多月过去了,刘义功夫妇却迟迟未到济源相认。对此,韩全欣的养父韩平军表示气愤。他怀疑,问题的原因在于刘义功夫妇得知了孩子为聋哑人而心生嫌弃。

12月16日,韩全欣的养父,今年47岁的韩平军主动联系大河报记者,表达了内心的愤怒和委屈,“家里过不下去了!”

当日下午四点,记者驱车来到韩平军位于承留镇玉阳村的家中。玉阳村位于承留镇西北约5公里,是一个平静而偏僻的村子。“从小到大,一直隐瞒孩子的身世,”韩平军说, 21岁那年,一次手术事故导致他双腿残疾,担心无法生育,他和妻子一直想要一个孩子。2001年那一年,听熟人介绍市区一家医院有弃婴的消息后,他和妻子第一时间赶到了那里。

病房里,他们见到了还在暖箱中的孩子,“瘦小得像个小猴子。”韩全欣的养母,今年43岁的王中艳回忆,医生告诉他们,家长走了,不要了。夫妻俩欣喜若狂,代为结清了孩子1000余元的治疗费、药费、住院费后,他们还开心地给护士们买了喜糖和瓜子。

孩子过满月后,夫妻俩发现了孩子身体的异常。“只会仰脸哭,别人逗他没反应。”随后,夫妻俩带着孩子多方到医院检查,结果确诊为孩子属于神经性耳聋。“要么是药物,要么是遗传,”韩平军事后猜测,排除遗传因素,或许是孩子当年高烧不退,用药不当所致。

回家后,夫妻俩并没有因此嫌弃孩子,他们给孩子取了名叫韩全欣,全家人像亲生孩子一样待他。2002年,韩平军夫妇生下了自己的女儿,但两人对儿子的爱并没有改变。

一年后,由于受父亲意外去世的刺激,王中艳精神失常,严重失眠,“两三天不睡觉。”为此,韩平军不得不经常带妻子到外地看病。这一年,儿子韩全欣2岁,女儿6个月。

高昂的花费加上无暇照料孩子,无奈之下,韩平军想到把儿子送到福利院。他的想法遭到了父母的反对,母亲甚至拿来农药和绳子,以死相挟。韩平军最终打消了想法。

“不是亲生胜似亲生,”为了给孩子创造良好的家庭环境,19年间,韩平军夫妇刻意隐瞒了孩子的身世,包括女儿。他们对儿子倾注了全部希望和爱心。

随着孩子的长大,由于听力残疾,儿子韩全欣成为聋哑人。这一切,并不影响韩平军夫妇对孩子的爱。他自学手语和孩子交流,并带孩子到医院做了人工耳蜗手术。

“从小到大,不舍得打孩子,怕给他留下阴影。”儿子初中时期,沉迷于网络游戏,为纠正孩子恶习,韩平军气的几次怒摔手机,也没舍得对孩子动手;儿子经常在马路上骑电动车带人,他更是砸坏了两辆电动自行车,“宁愿花钱买教训,不舍得动孩子一根指头。”

“察言观色能力强,啥都能看出来,”在韩平军心中,儿子聪明、懂事,会心疼自己。初中毕业后,韩全欣辍学后跟着他开三轮车从事铁渣运输。每次出车,担心他行动不便,儿子抢着干活。所有的一切,韩平军看在眼里,甜在心里。但他内心深处,始终担忧儿子有一天知道身世后的反应。

儿子15岁那一年,父子俩开着三轮车去拉铁渣。路上,他试探性比划手语,开玩笑说儿子不是亲生的。儿子立刻一拳打在他的胳膊上。事后,虽然胳膊肿了,但韩平军心里幸福极了。

“从小到大,儿子花的钱比女儿多,要啥给啥,”为了给孩子营造美好的未来,韩平军除了为儿子在市区购买了三室两厅的房子。但凡儿子的生活用品,他毫不吝啬,力求把最好的给他。

“亲爱的宝贝,你在济源的哪个地方?19年了,爸爸每天都在想念你,从来没有把你刚出生的面孔从脑海里抹去……”今年10月19日,远在上海的安徽籍男子刘义功求助大河报记者,希望帮助他寻找济源失散19年的儿子,“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1977年生的刘义功老家在安徽省金寨县,妻子时红莲小他三岁是河南信阳人。据刘义功讲,2000年左右,他和妻子进入济源克井煤矿打工。2001年农历四月二十日,孩子出生7天后,由于居住的条件艰苦,孩子患上感冒,发烧后升级为肺炎转到医院治疗。

那一年,他22岁,妻子19岁。面对昏迷不醒的孩子,在人地两生的异乡,经济窘迫的夫妻俩陷入了绝望。此刻,有医生告诉他孩子生存的希望不大。面对奄奄一息的孩子,夫妻俩选择了放弃。

此后数年,刘义功夫妇在上海打拼,也算事业有成,虽然已有一儿一女,但每隔上一年或半年,夫妻俩都会从上海来到济源,来到曾经的济源克井煤矿追忆往昔。

“宝贝,妈妈想你了,弟弟妹妹都想你,马上你就20岁了,20年里我们一直在找你,可是没有线索。”由于过度思念儿子,刘义功称妻子时红莲患上了心脏病,并且精神恍惚,郁郁寡欢。

刘义功说,今年以来,为增加找到儿子的成功率,刘义功和妻子找到上海警方,抽取了血液提取了DNA,并将信息输入了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

对于韩平军来说,所有的幸福平静在10月18日这一天被打破了。朋友们纷纷给他发来了寻子新闻。这则寻子新闻从此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两个多月来,他的一家在矛盾和不安中度过。

儿子韩全欣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世------他是一个抱养的弃婴。他还知道了自己的生父远在上海,而共同生活19年的韩平军,只是养父。“这一辈子,根本没想到有人来寻。”养母王中艳忍不住掉下眼泪。

19年隐藏的秘密大白于天下,让韩平军和儿子瞬间成为焦点,开始引发关注。看到手机图片上刘义功似曾相识的面庞,韩平军心里变得慌乱、不淡定了。简短的犹豫后,19日,他第一时间联系上了上海的刘义功,主动说明了孩子的情况。随后,他接到济源警方的通知,根据要求,还被采集了带有儿子唾液的烟头,说是做DNA鉴定。

2020年12月9日,济源警方向韩平军送达了鉴定意见通知书。结论是刘义功、时红莲是韩全欣生物学父母亲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