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2日下午5点36分,劳荣枝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结束,法庭宣布休庭,将另行择期宣判。

劳荣枝事件

劳荣枝当庭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法子英杀人,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受到了法子英的胁迫。她还说自己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民教师,一直想要传播正能量、想要教书育人。

有参与庭审的群众表示,被害人家属因为听到劳荣枝辩解当场落泪,而劳荣枝在看到现场残忍的证据照片时当场情绪崩溃。

法庭上,针对1999年在合肥发生的绑架杀人案的细节,检方和辩方进行了长时间的质证。

在犯案时间上,双方进行了辩论,检方认为殷某的死正好发生在法子英被捕前后,而此案只有法子英和劳荣枝两人作案,因此劳荣枝实施的可能性极大。

辩方律师则认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殷某死的时候,劳荣枝尚且留在作案现场,因此证据不足。

检方还提出,劳荣枝和法子英在这起案件中是合谋杀人,劳荣枝不仅参与了购买冰箱等设备,更是骗来了殷某,并主动帮助法子英进行杀人行为。

可是劳荣枝辩解说,这一切都是法子英强迫她去做的,她也没有辅助杀人。

检方于是拿出了证据——殷某写的字条,上面写着"他们在我面前杀了一个人"。

劳荣枝却突然在庭上表示自己对此事有印象,当时是法子英想让殷某的妻子认为他们是团伙作案,才让殷某写上去的。

对此,检方认为,劳荣枝对其他多项事实细节都表示记不清、不记得,只是对于此细节记忆清晰,很难让人信服。

在检方出示的笔录中显示,劳荣枝曾主动供述曾经购买了藏尸用的冰箱,但庭上她当场翻供,称对此"没有印象"。对此检方则出示相关证据,证明给出口供的时候,劳荣枝并没有遭到逼供和诱供。

检方还提供了常州绑架案中的证据,说明劳荣枝曾经用老虎钳打过被绑架的人,还知道如何用铁丝捆绑人。

辩方律师则表示,检方有部分指纹证据缺失,这些并不足以直接证明劳荣枝是作案凶手。

检方还指出劳荣枝在逃跑前给法子英留下了字条,上面写着:"亲爱的我先走了,我在家里等你,爱你。"

对此劳荣枝辩称,她在听到法子英杀人的声音之后,就想要逃离他,但因为怕自己的家人被法子英伤害,才留下了这样的字条。

参与旁听的受害人家属听到她如此辩解,当庭质问劳荣枝:"你的心是肉长的吗?"

然而劳荣枝表示,自己曾经患上了癌症,知道了生命的意义。她还多次请求法庭为她测谎,但没有被法庭允许。

她在法庭上几次失控流泪,在看到案件相关照片的时候哽咽着说:"很残忍,没见过。"在看到一名被害人尸体照片时,还发出了一声尖叫。

劳荣枝说:"我的人生已经被钉在了耻辱柱上,想和过去的自己告别。"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