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日消息,上周俄罗斯“科学号”研究舱与国际空间站对接时意外启动了推进器,导致后者短暂倾斜,并失去了工程师们所谓的“姿态控制”能力。美国宇航局(NASA)的飞行主管泽布隆·斯科维尔(Zebulon Scoville)透露,这起事件的影响比NASA最初预计的更严重。

  

style=margin:

  图:NASA飞行主管泽布隆·斯科维尔声称,俄罗斯“科学号”舱的对接事故对国际空间站造成的影响比最初预计更严重

  最初,官员们在对这起事件的公开评论中反复表示,国际空间站倾斜了约45度,但斯科维尔称,倾斜程度远远大过这个幅度。他说,在“科学号”意外点火后,国际空间站“旋转了一圈半”(大约540度),然后倒立停止。随后,空间站做了180度的前翻转才回到了原来的方向。

  NASA代表已经向媒体证实,斯科维尔对该事件的陈述是准确的。他们说:“那些代表国际空间站状态改变的数字是正确的。但我们要重申,发生变化的最大速率足够慢,甚至不会被空间站上的机组人员注意到,空间站上的所有其他系统在整个事件期间都在正常运行。”

  NASA的另一名代表补充说:“倾斜45度这个数字最初是在事件发生后的第一分钟由我们任务控制中心的制导、导航和控制官员提供的,但后来在对实际情况进行分析后更新了这个数字。”

  在“科学号”事故发生后,NASA曾举行新闻发布会讨论此事。当时空间站项目经理乔尔·蒙塔巴诺(Joel Montalbano)表示:“在任何时候,机组人员都不会有直接的危险。显然,当失去姿态控制能力时,这是我们想要立即解决的问题。但机组人员从来没有处于任何紧急情况或诸如此类的情况。”

  斯科维尔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在接受采访时称,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从来没有处于危险之中。然而,他透露了当天事件的部分细节,表明这起事故比NASA最初的评估似乎更严重。

  据称,斯科维尔在“科学号”与国际空间站对接后接管了任务控制权。当天他本应该休息,但却到了现场,帮助指导对接,并想看看进展如何。他最终接替了之前的主管格雷戈里·惠特尼(Gregory Whitney),因为后者有个重要会议要参加。但很快,麻烦就来了。斯科维尔说:“我们收到了两条信息,表明出了问题。”

  他回忆称,起初他认为这个信息可能是个错误,但他很快意识到事实并非如此,“科学号”不仅意外启动了推进器,而且实际上是在试图脱离刚刚与之对接的空间站。他很快被告知,“科学号”只能接收来自俄罗斯地面站的直接命令,而空间站在一个多小时内不会经过这个地面站。

  根据斯科维尔的说法,空间站的最大自转速度达到了每秒0。56度。然而这还不够快,因为宇航员们似乎感觉不到。机组人员与地面团队合作,通过俄罗斯Zvezda和Progress货船上的推进器,帮助抵消了“科学号”的推力。此外,在点火15分钟后,“科学号”的推进器停了下来,现在还不清楚事故原因。

  但这一系列事件和反制措施相结合,让团队得以让空间站停止移动,并回到正确的位置。斯科维尔说:“在做了一圈半的后空翻之后,空间站停了下来,然后又朝相反的方向飞了回去。”同时地面团队和空间站的七名宇航员也在迅速采取行动,以补救这种情况。他补充说:“当时人们并未感到恐慌,只是看着数据,努力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并试图尽快解决问题。”

  在经历了紧张的一天之后,斯科维尔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当时空间站已经回到原位,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他在推特上说:“我以前从来没有因为看到所有太阳能电池板、散热器仍然连接在一起,感到如此的高兴。”

  尽管“科学号”事故给NASA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但斯科维尔称,他对俄罗斯和美国在空间站上的合作感到放心。他说:“我对俄罗斯人充满信心,他们是NASA和整个国际空间站项目的绝佳合作伙伴。”

  “科学号”推进器意外启动的前一天,波音公司正计划对其星际线飞船进行第二次无人驾驶太空试飞。但为了确保“科学号”和空间站的情况稳定,NASA和波音决定将星际线的发射推迟到美国东部时间8月3日。(小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